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中州期刊聯盟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優秀論文 > 文學論文 > 正文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快感生產與大眾文化迷

作者:陳曉宇來源:《視聽》日期:2020-02-22人氣:29

在2019年暑期檔上映僅32天,綜合票房便已經超過45億元,并成功擠進中國影史票房榜前三名的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講述了哪吒雖生而為魔,但逆天不認命的故事,它正是大眾在暑期檔電影中主動選擇的結果,本文試從約翰·費斯克在《理解大眾文化》中提出的躲避式快感和生產者式快感來分析《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快感生產方式,并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為例來看大眾文化迷的大眾辨識力和大眾文化迷的生產力在文化活動中的積極能動性和具體運用。

一、《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快感生產

(一)約翰·費斯克的大眾文化理論

以約翰·費斯克為代表的文化能動論學者們,區別于對精英文化的關注,將視點轉向了與大眾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大眾文化,并肯定了大眾文化在當今消費時代里的積極作用。約翰·費斯克認為“大眾”、“大眾的”是一組變動的社會效忠從屬關系,是在社會體制內部,創造并流通意義與快感的積極過程。在積極的大眾中會產生過度的讀者,即“大眾文化迷”,大眾文化迷可以根據文化工業的產品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潛力加以辨別,進而選取一部分,淘汰另一部分,這種辨識行為便是大眾的辨識力;同時,他們的著迷行為還會刺激他們去生產自己的文本,這也就是大眾文化迷的生產力①。

約翰·費斯克的大眾文化理論通常又被稱為大眾文化快感理論,正如費斯克認為大眾的快感出現在被宰制的大眾所形成的社會效忠從屬關系中,滿足受眾需求,緩解社會負面情緒并促進人性解放是大眾文化快感生產的正功能。躲避(或冒犯)式快感是大眾文化的第一種快感運作方式,它主要集中在身體上,也在社會意義的層面上,并傾向于引發冒犯和中傷②。

(二)《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躲避式快感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角色的原型來自于《封神榜》:“只見房中一團紅氣,滿屋異香。有一肉球,滴溜溜圓轉如輪!蹦倪附凳罆r的第一次出場以及在電影高潮部分,哪吒一身紅光出現,但《哪吒之魔童降世》打破了之前動畫中觀眾對哪吒的刻板印象,哪吒并非生下就是正義的救贖者,而是體內帶有魔丸的魔童,導演一改哪吒往?蓯壅傻耐獗,頗具顛覆性的將哪吒設計成有外表一些邪氣甚至可以說有一些丑的魔童,這種對角色形象的改寫復活了觀眾冒犯式的快感,打破世俗眼光和美學上的規訓,進而得到對抗式意義的快感。

費斯克認為巴赫金總結的民間狂歡節的三種文化形式:儀式化的奇觀、喜劇式的語言作品和各種類型的粗言俚語是對躲避式狂歡的快感的絕佳例證,作為2019年暑期檔的爆熱產品,無疑《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可以作為“大眾生產式文本”來進行解讀,也同樣可以利用巴赫金的“狂歡化理論”來看大眾文化的快感生產。

1.儀式化奇觀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熱首先離不開電影整體畫面制作的精致和優秀的視聽表現。在電影中奇觀化的場景有很多,像具有東方美學的山水社稷圖、哪吒解除封印時鋪滿熒幕的火光、關押龍王的龍宮的設計等。以山水社稷圖為例,太乙真人第一次用指點江山筆帶哪吒遨游仙境時,出現了賦有意象的中國山水,導演并以現代的動畫技術讓觀眾猶如身臨其境,太乙真人不斷的畫出類似絲帶的水柱更是極具視覺奇觀,這種奇觀不只是觀看的奇觀,3D技術使觀眾就生活在其中,觀眾在觀影過程中也得到了暫時的身心解放,這也恰好符合約翰·費斯克對于狂歡節自由瞬間的闡釋:“身體暫時脫離了它的社會定義與控制,暫時脫離了那通常占據著它的主體的暴政!

另一處具有儀式化奇觀特點的場景是在電影的高潮部分,哪吒釋放魔性,掙扎著生出三頭六臂來對抗敖丙,保衛陳塘關。在此突出了哪吒身體本身的在場,這種受苦的奇觀配合電影特有的視覺奇觀夸大了大眾在觀影過程中所帶來的快感,不僅帶來極強的視覺沖擊,更使觀眾將對電影畫面的觀看轉化成對哪吒身體極限的探究,并在這儀式的瞬間感受到哪吒“我命由我,打破偏見”的意志。

2.喜劇式的語言作品

巴赫金指出民間狂歡節的第二種文化形式是喜劇式的語言作品,如運用倒裝、戲仿、滑稽模仿、羞辱、褻瀆、喜劇式的加冕或廢黜③。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有很多對語言的喜劇性運用,太乙真人用滑稽的四川普通話說出“巴適、娃兒、不得空、有病嗦...”這些方言詞句時,背后承載的是對規范的普通話的抵抗,從而獲得的冒犯式的快感。使我們能夠嘲笑常規,引起觀眾笑點的還有電影中的戲仿成分,如申公豹多次答話時的結巴:“不...不錯、不成...不...成功...便成仁、那你去...去...去了就別回來了”,申公豹結巴的設定不僅是為了電影笑料的增加,在和敖丙爭執是否救李靖夫婦和太乙真人的問題上,申公豹的結巴更是直接推動了電影情節。

受到周星馳喜劇影響的餃子導演,在自己的電影中也有大量對周星馳電影的戲仿,例如哪吒踢毽子時將墻踢裂是對周星馳的《少林足球》的致敬,哪吒和敖丙與水怪打斗時,哪吒喊出的那句“放開那個女孩”也是對照《少林足球》中的經典臺詞,太乙真人在睡覺時拿出的《神仙的自我修養》更是直接戲仿《喜劇之王》中尹天仇不離手的《演員的自我修養》......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口語和戲仿的使用是對正確的語言系統的偏離,是對規則的掙脫,包含了大眾對規范的躲避式的快感,而支持指紋解鎖的寶蓮、太乙真人的飛豬坐騎、既可以內服又可以外敷的水怪鼻涕......這些搞笑的道具配合口語的運用、戲仿和滑稽的表演,放大了電影的喜劇色彩,這種喜劇帶來的笑聲是身體的過度,是低級趣味與冒犯,也是墮落生產的快感。

3.各種類型的粗言俚語

罵人話、指天賭咒、發誓、民間的褒貶詩等是巴赫金指出民間狂歡節的第三種文化形式!拔沂切⊙,逍遙又自在,殺人不眨眼,吃人不放鹽,一口七八個,肚皮要撐破,茅房要拉屎,想起忘帶紙!薄吧钅闳菧I,沒死就得活受罪,越是折騰越倒霉,越有追求越悲催,垂死掙扎你累不累,不如癱在床上睡!薄赌倪钢凳馈防锬倪改畹拇蛴驮姴煌诓既R希特倡導的間離效果所產生的陌生化,相反,這種淺白的話語由于具有樸實的生活特色,從而拉近了與觀眾之間的距離,是對“有深度的”真理的拒絕。

“煽情是規范過度的失敗,它把規范推到其合適性的極限,然后超過它”④《哪吒之魔童降世》能在暑期檔火爆的重要的原因除了達到了儀式化奇觀之外,還有以情感人的原因。李靖用血符換哪吒時說“他是我兒”、 哪吒在鼓勵敖丙時說:“放屁,別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誰只有你自己說了算,這是爹教我的道理。若命運不公,就和它斗到底!蹦倪冈诤透改父鎰e準備接受天雷考驗時,哪吒對父親說:“唯一遺憾的,是還沒和您踢過毽子!币约澳倪负桶奖麅扇硕紝Ψ秸f的臺詞:“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边@些直白的煽情臺詞使得觀眾的個人生活與電影文本之間產生了有關親情、友情的共鳴,使得肯定的快感成為可能。

(三)生產者式的快感

“生產諸種意義時產生的快感即生產者式的快感,生產者式的快感它們圍繞的是社會認同與社會關系,并通過對霸權力量進行符號學意義上的抵抗,而在社會的意義上運作!雹葙M斯克認為受眾通過大眾文化產品的快感體驗可以獲得自我的抵抗式意義,并形成政治意義上的積極抵抗。但這種政治意義是微觀政治層面的,是日常生活的政治,而非宏觀政治層面。它關注的是發生在家庭、切身的工作環境、教師等結構當中,日復一日地與不平等權利關系所進行的協商。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觀眾正是以電影文本相關性帶來的快感和在場式的參與感帶來的快感來獲得生產者式的快感。

1.相關性的快感

大眾文化的快感這種在微觀政治層面的快感是生產出意義的快感,正如同觀眾從《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煽情臺詞中體認出有關自身生活經驗的感情因素,并在電影文本中創造出他們自己的意義。這種相關性快感的意義即是相互關聯的,又是功能性的,所謂功能性快感也就是說正是因為這些意義在日常生活中能夠影響觀眾本人的內在精神和外在行為,觀眾從電影中所創造的意義才是有快感所言的。觀眾為李靖一命換一命的父愛感動,為殷夫人樸實真切的母愛感動,為哪吒打破成見、扭轉偏見的努力感動,這些快感的確切存在,正是因為它們與中國觀眾日常感受到的經驗切身相關并具有功能性的意義,關于哪吒扭轉偏見所帶來的快感的生產首先是承認了社會的差異存在,并維護著在權力結構中處于弱勢地位的亞文化的身份和權利,其次功能性是指以不同的方式思考社會差異,觀眾以自己的方式來理解扭轉偏見、做自己的主題,從而創造出抵抗宰制性權力結構的文化,也就是生產者的快感。

2.在場式的參與感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片中由1318個特效鏡頭組成,這些特效鏡頭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讓觀眾有一種在場式的參與感。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反常規電影的創意在電影中的運用也會達到在場式的參與感,如哪吒直接對著鏡頭和觀眾進行對話:“今天是我生辰宴,都不準哭哦!边@時的觀眾不再只是電影文本的觀看者,也是電影文本的組成部分,這種觀眾直接參與的快感在電影的彩蛋部分也有體現,片尾打出帶有哪吒的靜態字幕:“都給我站!后面還有彩蛋!”“我看你們哪個敢走!后面還還有彩蛋!”雖然兩次彩蛋的內容在電影中都不能算是重要戲份,甚至第二次的彩蛋部分僅僅是為第二部的《姜子牙》做預告,但觀眾從導演 “不準走”的要求中獲得了一種被需要的感覺,從而實現了在場式參與的快感。所以熱情的電影觀眾所體驗到的擁有權力的感覺也就是費斯克所說的“增強被宰制者的尊嚴,是戰術性甚至戰略性抵抗的政治先決條件!奔赐ㄟ^增強自身的在場感從而獲得的生產者式的快感。

二、從《哪吒之魔童降世》看大眾文化迷的辨識力和生產力

“大眾”首先區別于“群眾”,他們不是被動的接受文本,而是積極的、主動的投入文本,其次而作為“迷”,也意味著他們對文本的投入是更加狂熱的、更具參與式的。大眾中的“大眾文化迷”是過度的讀者,這些狂熱愛好者的文本是極度流行的!雹

費斯克認為大眾文化迷的行為包含著兩種行為的特殊性:辨識力和生產力。以辨識力來說,大眾文化迷在他們所著迷的和不著迷的東西或人之間,劃下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就電影來說,影迷非常清楚的知道,值得他們花錢的電影的水平應該是怎樣的,選擇某種類型的文本以及選擇社會效忠從屬關系的過程就是大眾文化迷的辨識力。

大眾文化迷具有生產力,他們的著迷行為會激勵他們去生產自己的文本。就像在中國的九十年代,VCD、DVD的普及使越來越多的人可以接觸到更多更豐富的世界電影作品,他們漸漸從電影愛好者變成真正的影迷,他們在城市的角落淘碟,在志同道合者之間傳播收藏的影片,成為“中國迷影文化”的獨特現象⑦,F在的觀眾在觀影之前經常會在豆瓣、時光網、貓眼評分等網站看一下電影的評價,當大多數網站的影迷都在以極高的評價給予《哪吒之魔童降世》時,自然也就引起了普通大眾的觀影欲望,一時間,各種“國漫崛起”的標簽貼向《哪吒之魔童降世》。當然,大眾文化迷的生產力不僅限于發表關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高分評論,我們還發現他們在拍抖音視頻時會用哪吒特效,微信聊天時會增加哪吒表情,在周邊用品出售后,大眾文化迷還會張貼哪吒的海報,穿帶有哪吒logo的衣服、買印有哪吒的月餅......

大眾生產力是以一種“拼裝”的方式,將資本主義的文化產物進行再組合與再使用的過程。就像抖音中的哪吒特效是有增加美顏瘦臉等功能,有關哪吒的表情包也并不是簡單的電影截圖,大眾文化迷在表情包中加上逗樂的文字,這是大眾文化迷們“權且利用”的行為,這種拼裝是生產性的,也是有快感所言的。

大眾文化迷們利用辨識力對《哪吒之魔童降世》這個既有的文本進行選取和揚棄,并利用創造力在豐富多樣的消費活動中對選擇出的意義加以創造性使用,但我們在看到大眾文化迷的創造力的同時,也應該看到其中的不足。

三、結語

觀照《哪吒之魔童降世》走紅的現象,我們不僅要在其中看到大眾文化迷的積極創造力和主動辨識力,還要看到大眾文化快感生產背后的本質。美國社會學家斯捷潘梅斯特羅維奇在《后情感社會》中認為當代西方社會學正在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不僅認知性內容被操縱了,而且情感也被文化產業操縱了。也就是說大眾在觀看和利用《哪吒之魔童降世》這一文本所能感受的快感,究其根源是被電影制作者和現代文化工業所操縱的結果,而大眾的創造力和辨識力,也僅限于對媒介提供的內容進行能動的選擇。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雖然大眾文化表面是日常的、平民的,是由大眾積極主動的理解構成,但由于其受到文化工業和經濟利益的影響,難免會有特定的目的性和傾向性,所以在快感生產過程中,觀眾也應綜合考慮影片的文化、經濟意義,應充分保持辨識力,不被市場和流量推著走,篩選出真正有價值的電影。


來源:視聽:http://www.1430871.live/w/xf/9501.html

網絡客服QQ: 沈編輯

投訴建議:0373-5939925????投訴建議QQ:

招聘合作:[email protected] (如您是期刊主編、文章高手,可通過郵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鄉市金穗大道東段266號中州期刊聯盟 ICP備案號:豫ICP備11023190

【免責聲明】:中州期刊聯盟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關注”中州期刊聯盟”公眾號

核心期刊為何難發?

論文發表總嫌貴?

職院單位發核心?

掃描關注公眾號

論文發表不再有疑惑

恒丰配资